您的当前位置:
人大之窗
省外人大

【甘肃】临洮:让国家立法机关听到“最接地气”的声音

2019-12-31

导读:临洮县,古称狄道,因临洮河而得名,唐诗《哥舒歌》中有云,“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凸显了临洮古代边关要塞的豪迈与神秘。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将临洮县确定为基层立法联系点之一,自此陇西盆地边缘的这座小城,搭上了国家立法机关的“社情民意直通车”。

11月下旬,甘肃省临洮县站滩乡,位于县东边的山上,这里积雪还未融化。海拔3000多米的庙背村,通向这里的盘山公路上凝结着薄薄的冰,车辆只能缓慢地小心前行。临洮县妇联干部董娟,就在这里进行驻村帮扶,一周只能回一次家。同时,她还有一个特殊身份——立法联络员。

为了使立法更好地反映人民意愿,更加接地气,2015年7月,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人大常委会,同上海虹桥街道、江西景德镇市人大常委会和湖北襄阳市人大常委会,被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确定为基层立法联系点。

四年多来,临洮基层联系点已逐渐成为群众参与国家立法的“直通车”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实行民主立法、开门立法的“最前线”。100多位像董娟这样的立法联络员,将基层最真实、最现实的声音汇集起来,让群众心声直达立法机关。立法工作对群众而言已不再“遥远而神秘”,而是“飞入寻常百姓家”。

为立法提供最真实的基层样本

“临洮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我们这个村更是贫困县里的贫困村,有不少孩子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了,他们成了留守儿童,还有不少单亲家庭。”最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正就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在临洮县基层立法联系点征求意见,董娟通过挨家挨户地走访调查,收集到了不少立法建议。“留守孩子需要更多的关注,尤其是心理健康方面,希望法律的保障能让他们健康成长,避免人生路走歪走斜。”董娟说。

十年前,定西市人大代表周金萍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系,硕士一毕业就回了家乡临洮。作为县里为数不多的“高才生”,她是立法联络员队伍里的年轻力量。前些年,周金萍一直在临洮当地环保部门的执法大队任职,工作在环保监管和执法的第一线。

“基层的情况比较复杂,在法律实施中,有时会面临意想不到的的情况。”周金萍表示,“在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之前,现行法律中规定,对拒绝执法人员现场检查的处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的罚款。但这一时期,修订后的大气污染防治法和水污染防治法,已经把对同一行为的处罚额度提高到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相对固废法有了很大提高。”

“执法过程中,一般来说,一家涉嫌阻挠检查的企业,实际所涉及的污染可能是多方面的,往往既有固体废物污染方面的问题,又有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的问题。”谈起参与环保执法检查的经历,周金萍讲述了很多细节。她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执法人员判断同一种行为产生的法律责任时就面临具体适用哪部法律的问题。

“固废法修订时在征求意见稿中,将对这一违法行为的处罚额度提高到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与其他两部法律进行统一,既加强了处罚力度,也让我们基层执法更具可操作性。”周金萍说。

在临洮县人大常委会机关,记者见到了临洮县立法联络办公室主任马向川。他向记者介绍,临洮县在西北地区比较有代表性,一些偏远的地方条件比较艰苦,脱贫攻坚任务重,法律制度的建设也很迫切。同时,在法律落地实施中,也面临着更多的现实问题。“在立法征集意见中,临洮县的声音,也是我们西北最普通、最草根百姓的声音,能够为立法提供最真实的基层样本。”马向川说。

畅通群众参与立法新渠道

“我们将立法的信息采集点设在村子里,让群众和立法工作更近。”在临洮县洮阳镇李范家新村的村民中心,记者见到了洮阳镇人大主席龚旭东。在村民中心门前,是一个宽阔的运动场,设置了乒乓球台和篮球架,周边群众既来这里办事,也常常来这里活动。这里不仅是洮阳镇立法信息采集点,也是“人大代表之家”的所在地。

在临洮县,作为民意直通车的基层立法联系点,正在基层全面延伸。2017年2月,为进一步畅通民情民意表达渠道,临洮县人大常委会将临洮县法院、临洮县司法局、洮阳镇人大等12个单位确定为该县的基层立法联系点,并出台了相应的工作规则。

龚旭东向记者介绍,洮阳镇人大把人大工作和立法联络结合起来,以“人大代表之家”“人大代表工作室”为平台,设立8个信息采集点,每个村、社区和站所确定了两名信息员,实现了全村镇、社区的覆盖,就像铺开了一张“大网”,信息员就是“大网”中的枢纽,他们活跃在田间地头、村头巷尾,定期召开座谈会,去征询、收集周边群众“原汁原味”的立法建议。

“当村民的建议真的在法律中被体现出来的时候,我们觉得,群众参与立法是实打实的。”龚旭东介绍说,“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向基层立法联系点征求意见时,由于当时草案规定,承包的土地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互换、转让后,当事人要求登记的,应当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申请登记,所以有村民当时就反映,去县里一趟太远了,不方便,能不能改成在镇上登记,我们就提出了相应的意见。”

龚旭东告诉记者,后来法律出台之后,经过对照发现,相关条款更改成——土地承包经营权互换、转让的,当事人可以向登记机构申请登记。“这样的改动让村民互换、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时更便捷,也让土地承包经营的流转更顺畅。”

推动法律实施,推进治理体系现代化

长期以来,临洮县基层立法联系点逐步建立了一支深入基层、经验丰富的立法联络员队伍,在县司法局、县法院、洮阳镇人大等单位设立了立法联系点,搭建了民意民声直通最高立法机关的桥梁。

这些立法联络员队伍,不仅在汇集社情民意中发挥作用,在法律正式出台后,他们又积极参与普法和推进法律实施的工作。

“2015年7月,临洮县刚刚被确定为立法联系点,正赶上就反家庭暴力法草案征求意见,我去村子里做调研,发现家暴的受害对象绝大多数是女性。当时一个直观感受就是农村大男子主义盛行,男人不把实施家暴当回事,还有着‘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的陈旧思想,妇女同志也不懂得用法律来保护自己。”董娟说,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之后,基层立法联系点积极进行普法宣传,“法律实施三个月后,我们县法院发出了全市第一张人身安全保护令,充分展示了法律的惩治力和警示力。现在,当地妇女依法维权的意识有了很大提高,开始逐步懂得如何收集证据,寻求法律保护。”

继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设立基层立法联系点之后,甘肃日博best365官网常委会和定西市人大常委会,也相继设置了基层立法联系点,让地方立法更加贴近民生,更有民意基础,更具有针对性。

2019年7月1日,《定西市河道生态环境保护条例》实施,周金萍曾就条例草案制定广泛征求当地居民的意见。现在,她常常向居民普及相关法律知识,推动条例有效落地,“看到洮河这条临洮的母亲河,水更清澈,河流更宽阔,我感到由衷地高兴。”周金萍说。

“相对于东部比较发达的城市,我们县专业的法律人才还是偏少。”马向川向记者坦言,经过近年来的工作实践和探索,基层立法联系点已实现规范化运行,但立法联系点专业人才队伍建设、能力建设还有待加强。

临洮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淑敏表示,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将抓好学习培训,建立健全立法联络员培训新机制,定期组织立法联络员进行学习培训。“让更多专业人才参与进来,创新工作方式和方法,把立法联系点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

 

来源:中国人大

 

黑龙江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政府网站标识码:0000000001 黑ICP备06004973